波提切利所作肖像画打破艺术家个人拍卖记录

2021年8月12日 by 没有评论

这不仅是一幅特殊的画作,它也是美丽的缩影,也是西方文明开始的一个时刻。今天的成果是对这幅画本身和它所代表的一切的恰当致敬。纽约苏富比古代名画部门负责人克里斯托弗阿波斯特(Christopher Apostle)

波提切利生于一个意大利佛罗伦萨手工业者的中产阶级家庭。先是和马索非尼古埃拉一起学习,制造金银首饰,后又成为菲力浦利皮的学生,作为对利皮的报答,他培养了利柏的儿子菲力浦诺。波提切利经常受雇于美第奇家族和他们的朋友们。这些与政治和文化的联系使他创作题材非常广泛。在1481年,波提切利应招到罗马画壁画,这是他唯一一次离开佛罗伦萨到外面作画。据说波提切利从15世纪90年代起追随“沙瓦耐罗拉”风格,这在他后期所作的宗教画中得到体现,他的晚期作品少了些装饰风味,却多了些对宗教的虔诚。

在15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波提切利是佛罗伦萨最出名的艺术家。他风格中的宗教人文主义思想明显,充满世俗精神。后期的绘画中又增加了许多以古典神话为题材的作品,相当一部分采用的是古希腊与罗马神话题材。风格典雅、秀美、细腻动人。特别是他大量采用教会反对的异教题材,大胆地画的人物,对以后绘画的影响很大。

其中,《春》和《维纳斯的诞生》是最能体现他绘画风格的代表性作品,也是其最家喻户晓的两幅作品,经过漫长岁月的洗礼仍焕发光彩。但在波提切利的时代,这两幅画的名气和影响力远不如他的其他作品,甚至在问世后将近70年间的记载中都没有它们的任何踪影。

然而,社会政治形势多变,1492年,佛罗伦萨发生政治巨变,劳伦佐去世,美第奇家族遭放逐,的萨沃纳罗拉掌权。波提切利也是他的追随者之一,并曾在臭名昭著的“虚荣的篝火”中烧毁过多幅自己的画作。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波提切利的后半生声名下滑,晚年贫困潦倒,只能靠救济度日。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他不问世事,孤苦伶仃。1510年,波提切利死于贫困和寂寞之中,安葬于佛罗伦萨的“全体圣徒”教堂墓地。

可以说,尽管波提切利创作了人类艺术史上最不朽的人物肖像,如今流传在民间,可以交易的只有12幅,别的都在各种美术馆中馆藏,不可能被私人拥有。

1月28日,2021年全球首场重要拍卖在纽约拉开帷幕。在苏富比“西洋古典艺术周”的“大师绘画&雕塑Ⅰ”专场中,最大惊喜莫过于文艺复兴先驱桑德罗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经典作品,以无任何担保形式出现的《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它最终以含佣金9218.4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5亿元)的价格成交。这不仅刷新了波提切利的个人最高纪录,还创下了西洋古典艺术的第二高价,仅次于4.5亿美元成交的达芬奇《救世主》。

对《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最早的记录是在1930年代在威尔士州卡那封的纽伯勒勋爵(Lord Newborough)藏品中,是他的祖先托马斯永利爵士(Thomas Wynn 1736-1807)爵士在托斯卡尼居住期间购藏的。

1935年,这幅肖像通过伦敦的一位画商以1.2万英镑转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这位藏家的后人1982年在一场拍卖会上以81万英镑(约700万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了现在的藏家。

在过去的50年中,这幅画被当做珍宝被各种重量级美术馆借展,比如伦敦国家美术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华盛顿特区国家美术馆,皇家艺术学院,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和美茵河畔法兰克福史德尔博物馆。

《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画中的主人公长相英俊,衣着品质上乘,还留着潇洒的半长发,表情谦虚而克制,优雅而沉稳。整个画面散发着当时佛罗伦萨精英文化中的新柏拉图主义和人文主义哲学,也具有典型的波提切利描绘人脸的特征。

这幅画中的男主到底是谁,目前还没有定论,有的专家猜测他有可能是美第奇家族的朱利亚诺美第奇(Giovanni di Pierfrancesco de Medici),就是波提切利最大的赞助人洛伦佐美第奇的弟弟。

波提切利不仅热衷于探索异教题材,对肖像画创作也有着浓厚的实验精神。意大利文艺复兴早期,肖像画法相当固定,一般是以严格的正侧面佐以中性背景。但在波提切利的肖像作品中,四分之三侧面像却相当常见。在这种侧面像中,人物的视线可以指向画外、跟画外人进行交流,人物的性格与情绪也得以通过眼神流露。这种创新的侧面像画法直至1470年前后都未在佛罗伦萨流行,而波提切利早已多次采用。

波提切利对肖像画的创新实验还体现在《戴着老科西莫勋章的青年肖像》。画中青年不仅以四分之三侧面面向画外,手中还举着一枚铸有佛罗伦萨僭主科西莫(Cosimo de Medici)头像的勋章。别看这幅肖像画好似平平无奇,它可是意大利史上第一幅将手部引入画面的肖像作品。

▲波提切利《戴着老科西莫勋章的青年肖像》,蛋彩画板,58×48cm,约1474年

事实上,早在去年9月波提切利确认现身纽约苏富比的消息一出,艺术界内外即引起了不少“火花”。因为这位文艺复兴大师的作品,此前极少在市场流通。而《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的高超品质和完美品相,曾引得学者们多次质疑它是否为大师本人所作,还是由工作室代笔。再加上原委托人纽约地产大亨谢尔顿索洛(Sheldon Solow)在11月突然去世,围绕这件遗产是否继续上拍,又产生了一些风波,悬念一直延续到拍卖开始前一刻才最终落定。

根据网络媒体报道,在苏富比欧洲联合主席兼首席拍卖师彭肯南奥利弗巴克(Oliver Barker)报出7000万美元的起拍价后,接连几个应价很快将价格抬到了7800万美元,但此后全场陷入数分钟沉默,最终由一位俄罗斯买家通过苏富比的私人客户顾问Lilija Sitnika以8000万美元拍得,加佣金9218.4万美元。相较于1982年81万美元的价格,39年间价格飙升71倍。

苏富比透露,出价较低的竞拍者是代表一位来自亚洲的客户,但经过长时间的停顿后,他们退出了竞拍,只通过苏富比负责古代绘画大师作品的伦敦联席主席亚历山大贝尔(Alexander Bell)出了一次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贝尔特·莫里索(Berthe Morisot)是一位真正的创新者,她在事业的顶峰时期去世,而我们对她的了解其实晚了一个多世纪。

当地时间1月28日,波提切利《手持圆形圣像的年轻男子》,以9218万美元(约5.95亿人民币)的价格成交,成为苏富比拍卖史上古典大师作品的第二高价,

根特设计博物馆的《设计里的凡·艾克色彩》邀请了来自比利时本土和世界各地的设计师,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baotangba.com/,佛罗伦萨近距离观看凡·艾克的作品,和大师作品进行对话碰撞,来进行新的颜色试验。

「最后的晚餐」系列出自1986-1987年,是沃霍尔毕生最大型、亦是最后的绘画系列。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理论认为,艺术作品首先应该作为一个内在的形象存在,而此形象需要艺术家通过素描的手法引发出来。

达芬奇并未因《三博士来朝》名扬天下,而波提切利倒是靠着它一战成名,还靠着它拿到了意大利当时最大的风投——美第奇家族的赞助。

1月初,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首都华盛顿举行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活动反对拜登当选。随着事态的升级,还有一些暴徒闯入了国会大厦,造成其中部分艺术品受损或被窃。

从伦敦到君士坦丁堡,让·艾蒂安·利奥塔尔(Jean-Etienne Liotard)曾为无数王公、佛罗伦萨教宗和君主绘画肖像。

踏入2021年,苏富比带来首场当代艺术网拍,搜罗一众当代名家佳作,东西荟萃,喜好由人;透过网上拍卖,更让你何时何地都能方便竞投!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